碧若清荷

大三狗。
考教资/考研/考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缘更。
目前写文/推文,开火箭的老司机,将来会变成一个学习LO主也说不定。
关注谨慎。

【海王】深海之囚(下)

Arthur*Orm

ABO

接电影结局,哥哥夺得王位后去找弟弟谈谈。

有生子,全是私设,慎入。

【石墨】

https://shimo.im/docs/6ef9dfb23a564d96/ 《深海之囚(下)》,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挂了点这里】

https://pan.baidu.com/s/16RnYOk4q5h_bHDQEBZiR8A

大家尽量快些看,度盘一直比较稳,石墨挂的话我明天再补。

算是我理想中的结局了,过于OOC,全是私设。孩子的名字就是开创新世界的意思了。

会再写一篇一家三口的日常,这个设定就算完结啦。

你们还想看哪些梗?

【海王】深海之囚(上)

Arthur*Orm

ABO

私设哥哥被弟弟囚禁在监狱,弟弟发情期。

大概是耿直糙汉哥哥*病娇诱受弟弟。 

【石墨】

https://shimo.im/docs/LZXbwLOQ79UT5XjM/ 《副本 深海之囚(上)》,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false打开

【再挂点这里】

https://pan.baidu.com/s/11BHkvMPn99cfrpLcsBUr3A

今天晚上就这样啦我去睡了,再挂私我一下我明天单发。

下章接电影结局,哥哥夺得王位后去探监和弟弟谈谈。

如果我写生子你们能接受吗?

海王骨科真好磕
年上大旗摇起来啊
满脑子黄色废料
等我 爬起来 搞文
监狱PLAY怎么样???

今年懒了些,写的大概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一。

我反思,明年可能会更少一点。

最喜欢的段落在言许《曦光》最后一段和《清秋记》这一段里犹豫了很久,最后选了这段(悄悄看就行),《清秋记》是我在今年所有文里最满意的一篇,篇幅不长,写的也断断续续,但这篇的写作让我重新有了一种写作的快乐。

我还能写这个类型,还能用一种从未尝试过的语言风格写作,这很好。

这一年都在沉迷一种合理的BE和合理的剧情车的写作,语言文字的应用也比上一年精细了些。

这一年主要写柚天,间或推文。

谢谢又一年的陪伴。

希望不会被和谐吧。



【原耽】郑二

说好的二姑娘专题

全是私货,不撕

 

 

二姑娘是我见过文笔最能打的作者之一。

她的文风几乎有些任性,雷打不动的禁忌狗血年龄差,永远的老流氓小美人的搭配,从来不写什么讨好读者的设定,但仅仅因为过硬的文笔,所有的雷点都成了萌点。

这是难得的一眼就惊艳到我的作者,她能写,也敢写,什么设定都敢添,与主流的脆皮鸭写作大相径庭。但偏偏所有的这些都包含在最圆润通熟的文字下,有一种奇妙的平衡,让人欲罢不能。

灵气恣肆,畅快淋漓,这是二姑娘才能写出来的故事,这些故事恰好写到了我的心坎里。

 

 

1.《第十年》、《离开以后》、《当你老了》

这是二姑娘最经典的一个系列,包含了医生和父子这两个二姑娘文里最出彩的元素。

«第十年»的主CP是刑墨雷和佟西言师徒,包含了师徒相恋,结婚生子,破镜重圆各个狗血因素,用正常的三观看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既然是脆皮鸭,那不妨宽容些。婚姻和孩子是二姑娘文里最普通不过的元素,她从来不是什么理想者,也不会讲什么童话,她把现实里所有常见问题都搬到了文里,她写的也只是现实里的普通人。

所以她的文里有一股烟火气,她写佟西言爱上妻儿双全的师父,刑墨雷亲自为徒弟操持婚事,看徒弟娶妻生子。然后他们开始等待,等到把这些事情都解决了,他们就在一起了。

这些描写过于真实,这些琐碎的事件并不惊天动地,但二姑娘娓娓道来,十年的时光就成了最好的故事。

另一对CP梁宰平,梁悦显然更符合主流脆皮鸭设定,但二姑娘在«离开以后»的完美结局之后又写了«当你老了»,一直写到八十岁的梁宰平老年痴呆。如果说«离开以后»终于有了点童话故事的意思,«离开以后»又狠狠把他们拉到现实中,告诉读者,他们就是普通人。

不管有多苏的设定,他们就是普通人而已。

我真的非常惊喜这种写法。普通作者写故事,大抵都要选自己最擅长的题材,非常明白点到为止的道理。二姑娘不,她就是那种我文笔好我什么都敢写的类型,从不在文中避讳什么,也不会刻意美化什么,她写的故事全都狗血淋漓,但又不会觉得狗血地突兀,很大程度上和她这种充满烟火气的写法有关,她能驾驭住这样并不符合主流的故事。

这三篇都是医生文,二姑娘对医生文的写作可谓得心应手。不同于其他文里或夸大或浅简的描述,这几篇文里对于医院医生的描写恰到好处。她是极度了解这个行业的人,不管是总体的略说还是细节的设置都十分真实,而这种构造的真实与真实的写法完美融合,使整篇文十分圆融通畅。

这三篇文是一定要连在一起看的,看的时候千万不能带什么三观,你得顺着二姑娘的逻辑走下去,然后你会爱上她。

 

 

2.《如果我沉默》、《暗渡》、《补玉》

这三篇都是二姑娘最擅长的养成类型,都是老流氓和小美人的搭配。

兄弟,父子,我看你长大,你陪我变老。

这三篇文里的攻,无论是李光明,顾长安还是沈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心里可没有父慈子孝这回事,看上的人,不管是什么身份,一定要把人牢牢锁在自己身边。

他们都是这样的性格,控制欲极强,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因此这三篇文都带了些强制爱的意味。还是和前面提到的一样,千万不要带着正常的三观去看,按着二姑娘的逻辑走下去,然后就会感受到文里独到的地方。

《如果我沉默》是第一人称主攻文,这算是我的一个雷点,至今为止看得下去的也只有《如果我沉默》一篇。第一人称是最考验作者写作功底的了,主受容易写成绝世玛丽苏,主攻更难一点,很容易对受塑造不够,从而形成符号化的受和背景板的攻这种尴尬局面。但《如果我沉默》处理地很好,二十余年的时光缓缓展开,一切都那么自然。二姑娘用细密的逻辑和通畅的文笔弥补了第一人称主攻文先天的缺陷,十分适合雷这个视角的读者进行初次尝试。

《暗渡》和《补玉》很像,都是攻作为监护人把受养大,又在受十几岁的时候把人吃干抹净。受会有一个成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中会和攻产生不可避免的矛盾,接着是一系列的误会和分离,最终受变得成熟,攻也终于悔悟,二人最终破镜重圆。这两篇文情节并不复杂,但对人物的塑造都很好,又渣又苏的攻和聪明倔强的受搭配起来十分好吃。

给这两篇避个雷:《暗渡》是生子文,《补玉》是亲父子,目前还是坑。非常安利能接受的小伙伴去看一下,你会发现所有的雷点都变成了萌点。

 

 

3.《陪床难戒》、《濡沫》、《情人》

这是二姑娘擅长的另一个类型:包养。也都是老流氓和小美人的搭配。

二姑娘写老流氓和小美人真是得心应手。攻一定要位高权重,控制欲强,又没有什么所谓的忠贞是非观念,把爱和欲分得很开。受一定要年轻美貌,表面乖巧可人,内心必须坚韧。可以有一点小心机,但一定有正常人的原则。

攻一边把受往死了宠一边继续乱搞,受表面云淡风轻但依然会计较,最后渣攻捡起节操两个人HE。这几乎是二姑娘所有文的一贯套路,但她就是能把这种套路写得好看。

《陪床难戒》和《濡沫》的攻都有婚姻经历,一开始也只是把受当作可爱的小玩具,他们都是情场老手,宠一个人的时候是真的很难不令人动心。所以这两篇文里的受都动心了,而一旦过了金主与宠物这条线,冲突也就接踵而至。受渴望平等而专一的感情,攻也对受有好感甚至是爱着受,但他们的标准和受不一样,把在外花心当作是自然的事情。这种情况下,受会采取一些小手段让攻明白感情的重要性,他们之间的矛盾会一点点化解。

这一类文和上一类很像,主线剧情基本都是渣攻回头史,但在人物塑造上有较多不同,因此会有和上一类文完全不同的阅读体验。

《情人》的设定和前两篇很像,但多了失忆这个十分狗血的因素,整篇文节奏更加紧凑。但这篇文目前还是坑,不作过多推荐。

 

 

4.《相敬如宾》

《相敬如宾》也是包养文,老流氓小美人的搭配,本来可以归入上一类,但这是二姑娘所有文中我最喜欢的一篇,所以拿出来单独说一下。

情节是传统的郑二情节,位高权重的大亨看上了美貌动人的小美人,两个人一起生活多年逐渐进入老夫老夫模式,却因为七年之痒闹了一场,最终明白自己的真心彻底HE。

抛开狗血的外衣,把这篇文作为夫夫间的折腾也不无不可,两人所有的冷战,分开都不过是披着皮的秀恩爱。

攻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一边外面人不断一边又确实可以给受所有的一切,甚至为受放弃事业和自己。他的观念里,和受相爱与和别人上床完全是毫不冲突的事情,所以一开始会觉得实在太渣了。

但他对受的好也是真的好,把公司留给受,给受最高的位置,替受处理掉一切麻烦,甚至帮受参看新男友。他是真心实意想要受好的,只是最开始完全没有意识到受到底想要什么。

他们的出身遭遇决定了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当有人开始疲累,开始想要更多,他们之间微妙的平衡就被打破了,才有了一系列的折腾。

所幸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够长,最终明白了对方的心思,结局攻带受回老家给受名分那里真情实感爆哭。

总体来说,有洁癖的姑娘不推荐看这篇,这篇有些过于写实了。能接受的还是推荐大家都看一下,无论是人物塑造、故事情节还是行文风格都是十分完满。

END

 


【毒埃】半身

OOC

玛丽苏小言文风,心灵鸡汤系列,不骗人。

 

 

一具身体里的两个人,这是埃迪和毒液现在的关系。

这毕竟不太严谨,很难说毒液是一个人,或许叫他外星生物更加妥帖些,千万不能叫他寄生虫——尽管这才应该是最接近他的称呼,但毒液对这个称呼有一种天然的抵触。他听到这个称呼心情就会很糟糕,心情糟糕的结果是很严重的。尽管在埃迪不厌其烦的约法三章下他已经不会随意在大街上咬掉一个人的脑袋,但突然变身什么的对于这位大爷来说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埃迪在一段时间里为毒液的不按常理出牌感到头疼——他是个记者,已经习惯了出现在各个社会新闻版面,但他可不想被当作社会新闻的主角。而且这已经不是社会新闻,可以归入恐怖故事和灵异事件里。

“毒液,我们讲清楚。”埃迪说,“你出现前要给我打好招呼。”

“为什么?”毒液很不愿意,“你的身体是我的。”

他说“You aremine”,这句话总带了几分暧昧的意思。

埃迪知道是自己想多了。毒液还是个孩子——至少心智上是这样,他简单,直率,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从不考虑事情的后果。

“你就是个怂包。”毒液说,“怂包,什么都不敢。”

埃迪默默翻了个白眼:“很好,你的巧克力没了。”

“不!”那个声音炸响在脑海里,侵占了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毒液阴测测的:“或许我可以尝试一下你的胰腺,这对我们来说可是难得的美味。”

“好的。”埃迪回答的很快。对于毒液时不时的恐吓,他已经由害怕转到冷漠,“用餐愉快。”

……

“埃迪!”毒液说,“我饿了,我要吃巧克力。”

埃迪终于忍不住笑起来,他摇摇头,终究有点不忍心:“走吧,我们去吃。”

看吧,就是孩子,只有小孩子才会这么反复不定而又理所当然。

毒液听到了“We”,他的心情突然好起来。这个词意味着他们是在一起的,他们紧密相连。

这是我的,这个人是我的。毒液想,我因为他来到这个世界,因为他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我在他的身体里,他是我的。

我可以看到他的大脑,触摸到他的心脏,抚摸他的每一个器官。

这个人是我的。

 

 

两个人住在一个壳子里总是会有避免不了的尴尬。

尤其是他们是这么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快,那是坏人,冲上去,咬碎他的脑袋!”毒液兴奋极了。

埃迪注视着电车上的小贼:“不用。”

他说:“毒液,这个世界上的坏人也是要分层次的,罪大恶极的当然死不足惜,但这种——”他拍了拍男孩子的肩膀,“嘿,下一站就是公安局。”

男孩子的脸一下子涨红起来,他有些局促:“对…对不起,先生。”

埃迪结果他递过来的钱包,没有说什么。

“你们人类真复杂。”毒液说,“什么都要分个三六九等。”

“毒液,这是人类世界的规矩。”埃迪说,“我知道你很不习惯,但你要学会适应。这么说也许很难接受,但你要学着成为人类。”

“我才不要。”毒液说,“弱小又狡猾,我一个指头就能捏死,我才不要和他们一样。”

“可我也是人类啊。”埃迪悠悠叹了口气。

“……”

毒液的声音有些别扭:“你和他们不一样。”

“埃迪,你和他们不一样。”

“你干净,正直,虽然一样娇弱,但我在你身边,我会一直保护你。”

他又补充一句:“就是太怂了,放心,我在这里,没有人敢惹你。”

毒液是真的坦率,他从不犹豫,从不忸怩,他会把自己的想法全部说出来。

埃迪是有一些感动的。

他的声音放缓了一些:“毒液……”

“所以,你是我的。”毒液的声音突然高亢,“按照你们人类世界的话,我爱你。”

爱这个字有些稀奇,但说出来的感觉并不坏。

埃迪:“……”

埃迪:“小孩子谈什么恋爱!”

“埃迪!”毒液突然涌出一种情绪,在人类世界里大概可以称为羞恼,“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小孩子!”

“你伤透了我的心,除非你给买双倍,不,四倍的巧克力,我一天都不会跟你说活。”

埃迪:“……”

“你还在犹豫?”毒液感到不可思议,“你怎么能犹豫?你惹了我,当然要补偿我。”

他说:“埃迪,我打算三天都不跟你说话了。”

埃迪:“……”

 

 

第二天醒来,埃迪发现自己以一个极其扭曲的姿势被固定在床上。

他的身体里生出无数黑色的锁链,把他整个人牢牢锁住了,连一根指头也动不了。

毒液的脑袋探出来:“埃迪,我想了很久,我要给你惩罚。”

“我会把你锁在这里,你不能离开一步。”

埃迪:“哦。”

“我饿了。”埃迪说。

“饿了?”毒液突然兴奋起来,“我是不会给你买巧克力的,一块也不会。”

“我不吃巧克力。”埃迪有些头疼,“你去给我倒杯水来。”

黑色的锁链突然伸长,灵活地把一杯水送到埃迪嘴边。

埃迪抿了一口,心情突然就平和了。

说到底,不过是小孩子心性的一场恶作剧。

“我是不会放开你的。”毒液把杯子放到桌子上,“除非你对我说‘我爱你’。”

“毒液,我们谈一谈。”埃迪的脸色终于严肃起来。

“你对人类对感情太不了解,很容易把一些冲动当作爱情,这一点也不负责任。不过别担心,我会教给你这些,等你区分清楚了爱和依赖,我们再谈这个话题。”

“我在你的身体里。”毒液说,“我爱你,埃迪,我是什么?”

“你是我的半身。”埃迪终于笑起来,“我不能把这种感情称作爱,但我们是最亲密的关系。或者说,我们是一体的,我们依靠彼此存活。”

毒液的心情好了一点。

“我会跟你学习你所谓的情感,虽然我已经无比确定。”

“我是你的半生。”

End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OOC到没边了。

一直觉得埃迪和毒液更像是一种教习者与被教习的关系,埃迪教毒液如何适应人类社会,毒液依靠埃迪而活,保护埃迪免受危害。他们生活在一个身体里,是对共生体。

反正就是谁也离不开谁的那种,是不是爱情也没什么关系了。

埃迪会教给毒液人类的情感,说不定哪一天毒液就从小朋友长大扑倒埃迪了呢,后续随缘吧,先打个End。


【原耽】最喜欢的十个原耽人物(下)

下篇,上篇戳这里http://yizhifeihehehehehe.lofter.com/post/1e283930_ef2b1dea

其他推文:

最喜欢的十篇原耽(上)http://yizhifeihehehehehe.lofter.com/post/1e283930_125a63d9(下)http://yizhifeihehehehehe.lofter.com/post/1e283930_125a63d9

淮上http://yizhifeihehehehehe.lofter.com/post/1e283930_12820c04

Priest(上)http://yizhifeihehehehehe.lofter.com/post/1e283930_ee9fb1df

60种类型推文http://yizhifeihehehehehe.lofter.com/post/1e283930_ef1310ad

冷门古耽http://yizhifeihehehehehe.lofter.com/post/1e283930_ee7f9e45

五本http://yizhifeihehehehehe.lofter.com/post/1e283930_126ac1b8

戏装山河http://yizhifeihehehehehe.lofter.com/post/1e283930_12a0d405

镇魂http://yizhifeihehehehehe.lofter.com/post/1e283930_eef6d051

全是私货,私货,私货,不撕。

 

 

TOP5.梁宰平

郑二是我最佩服的一个作者,她几乎戳了我所有的雷点,但她确实是我最喜欢的作者之一。

«第十年»是一篇文笔几乎可以封神的文。这样狗血的设定,这样没什么三观的情节,全靠文笔把整个故事撑了起来。

"你是我神秘的,遥远的,不可侵犯的玫瑰。"我永远记得这个情节,看了那么多脆皮鸭,这是我至今觉得最苏的一个情节,每次想起来都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郑二是我见过最会写父子养成文的作者,这种禁忌的,热烈的感情在她笔下太过鲜活。梁宰平不是个绝对意义上的好人,他没有被过于主角化,郑二写了他最真实的一面:有龌龊的心思,有自然的欲望,有最真实的害怕。这些都被写了出来,但这些在梁宰平对梁悦毫无保留的感情中变得微不足道,甚至更加深了梁宰平整个人的吸引力。

我永远对这种经世故的老男人没什么抵抗力,郑二把这种老男人写到了心坎里。«第十年»«离开以后»«当你老了»三篇连着看下来畅快淋漓,梁宰平这个人物的描写从二十多岁一直到八十多岁,每一段的描写都刚刚好。

 

 

TOP4.林静恒

我对«残次品»这篇文感觉不是太深,但对林静恒这个人物却毫无抵抗力。

很难想象我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物:性子又冷又臭,同理心差,又执拗地很,一旦做了什么决定就会一条路走下去。这样的人真的不适合做伴侣。

但P大的文笔和细节拯救了这样一个看起来完全不讨喜的人物。«残次品»的后半部分我一度看得倦怠,是林静恒这个人物支撑我看完了全篇。

印象很深的有两个情节:被静姝囚禁后,伪造意识欺骗静姝;面对陆必行的犹疑与脆弱,直接告诉他没有其他原因,是自己挣扎着爬回来见他的。

这样的人是不会示弱的,仅有的示弱也只是为了脱身的欺骗。他所有的牵挂与关心都隐藏在冷言冷语下,但在星球沦落的背景下,这样毫不留情的讥讽反而让人安心。而一旦适应了这种天生讨打的行为模式,林静恒的魅力就彻底显现了出来。

他无情地给了陆必行一个月的期限,让他看到最真实的残酷,但又不自觉地保护着陆必行那一点柔软的慈悲。他对陆必行向来不会温言温语,但又在心里暗自打点好一切。他是个永远只做不说的人,正是这样,每一句看似毫无人性的言语都成了最为动人的情话。

林静恒相关描写是需要反复看的,这是个让人越读越爱的角色,每一遍重温都会发现新的苏点与萌点,每一次都会对他有更多的喜欢。

 

 

TOP3.严峫

写淮上专题的时候有小天使让我评论«破云»,那时候这本书还没完结,我又一向不惯于追连载,于是只能承诺以后会补上。关于«破云»后面会单独写一写,现在先聊聊严峫。

我当初排这个表这个位置应该是周戎,看完«破云»果断换了严峫。其实这二人在某种程度上十分相似,但因为一个是前首富之子另一个求婚戒指还要靠挖的对比太过惨烈,所以严峫后来居上。

以上当然是开个玩笑,"有钱"是我喜欢严峫最粗浅的原因,他身上有些地方确实戳到了我。

这是一个从来头脑清醒,知道自己所求,并果断采取行动的人。严峫作为一个刑警从来尽职尽责,而在感情上,只要江停往前走一步,他就能把剩下的九十九步都走完。

因为我本身会有些犹疑,所以一向对这种果断的人没有任何抵抗力,严峫恰好是我喜欢的这一种人。

同时,他的出身决定了他不会过分计较钱财与一时的得失,鸡飞狗跳的少年时代使他充满好奇又敢于尝试,多年的刑警生涯给了他敏锐的洞察力与强大的同理心。这些难得的品质糅合在一起,成为了严峫这个最吸引人的存在。他也成为让我一直记在心里的角色。

 

 

TOP2.沈峤

我心里一向是有些阴暗的,我乐于看到小说人物最恶的一面,这会让我有一种邪恶的快感。对于那些过于正面,过于理想化的角色,我一般只会简单评价句白莲花。

直到我遇到沈峤。

这是一个最正面的,最理想化的角色。他有着最干净的良善,他让我第一次感受到"宽容"这个词不是虚伪和懦弱,而是由心而出的真正的强大。

写恶人易,写好人难。脆皮鸭小说里那么多的"白莲花",作者本来倒未必愿意这样,但对于"好人"这一概念的理解和架设不够,一不小心就极容易用力过猛,成为一种"教科书里的好人",反而让人生厌。

梦溪石是最会驾驭文字,刻画人物的作者了。她写一个至善的人,于是一笔笔铺陈勾画,娓娓道来,不夸张,不做作,只是轻轻讲一些故事,然后就有了沈峤。

沈峤是那种标杆一样的人物,虽然我们很难达到他的境界,但他让我们看到有这样一个至善之人存在的可能,让我们看到最纯粹的希望。我们在他身上看到了良善的力量,这让我们心向往之。

这是一个水一样的人,干净澄澈,润物无声。他在那里,所有的一切就都是好的。

 

 

TOP1.陆臻

陆臻于我,几乎是精神导师一样的角色了。

我在初中读了«麒麟»,从此对小陆少校一见倾心。在后来许多年反反复复的阅读中,对陆臻的感情越发欢喜。到如今,我几乎已经到了故事开始时陆臻的年纪,再次翻开书卷,还是会有新的惊喜。

如果说沈峤是我心里理想的标杆,是一个"不可能达到但又心向往之"的角色,陆臻就是我心里现实的标杆,是那种"我要努力成为和他一样优秀的人"的存在。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也有小缺点小过错,但他身上有着太多美好的品格,这些品格让我忍不住效仿。

已经说不清楚为什么喜欢陆臻了,只记得在无数"我坚持不下去了"的时刻,想一想陆臻,就觉得再坚持一下,我还是能做到。他陪着我度过了很多白天和夜晚,成为我心中最坚硬的基石,也是最柔软的记忆。

我依然在为成为陆臻一样的人而努力。

END

终于把这个专题写完了,开学一直忙教资没写过什么东西,接下来会慢慢补一些。

这个排名是几个月前定好的,除了临时加塞了个山牙子其他都没动。前几天看《图灵密码》满脑子关越好苏关总看看我我要给关总加塞……然后看了看排名谁都不舍得,关总出生太晚了都是母鸡的锅。

后面会把P大专题推文补完,淮上会加一个《破云》、《夜色深处》几篇的补充。然后会把我原来提过的几个作者专题推文写了。

差不多就这样了吧。已经完全是个推文LO了。

两个多月没上乐乎突然多了一批粉,有些惶恐啊,这里就是个写写同人推推文的LO,近期同人也不怎么会写主要会写点推文吧,以后真的会变成学习LO主的,总之还是谢谢关注。

 

 

 

【Y&T】突然结婚(完结)

狗血豪门八点档

大纲文

我也不知道都写了什么反正就这样看吧

 

 

他们过了一段很平静的日子。

又平静,又甜腻。惯例的亲亲抱抱,一切都是岁月静好的样子。

就好像曾经的分手没有发生,就好像他们一直在一起。

 

 

羽生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日子,他乐意宠着天天,给了天天所有的爱意。甚至比天天当初希望的还要多。

天天也确实在这种生活里沉迷过。他自小娇生惯养,被家人宠的厉害。往前的人生一直顺遂安乐,唯一的挫折是当初对羽生的追求。

他有时候会想:这样就好,就这样算了吧。现在的生活是他一直想要的,他也该满意了。

但他一直是个执拗的人,羽生恰好是他这二十余年的人生里最大的坚持。

他得弄明白一些事。

 

 

羽生是D市的少爷里第一个成为主事人的。

年轻有为,位高权重,再加上本身也长了张女孩子看了会羞愧的脸,是很多人眼里的香饽饽。

所以尽管全D市都知道羽生娶了金家的小少爷,但往他床上塞人的还是不少。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养几个小情人根本不算个事。羽生已经公开出过柜,送到他床上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小男孩。

羽生结束了一个酒局,正准备往家里赶,却被推进了一个房间里。

床上的男孩子很漂亮。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一身雪白的肌肤,眉眼里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他躺在床上,一丝不挂。

昏暗的灯光下,确实很诱人。

羽生按了按脑袋。他不是个贪杯的人,但这次的酒局上有几个政界的大佬,又和羽生家素来有些交集,他作为晚辈,不得不陪饮几杯。

期间又被同桌的人使劲灌了一番,这才一不留神着了道。

羽生的眼前有些重影。

床上的男汉子乖巧干净,他一时间看到了曾经的天天。

那个强忍羞耻,说着:“我准备好了,你来吧”的天天,也是这样又年轻又天真。

一双手软软搭在了他的腰上,他听到了男孩子细细的喘气声。

他猛地推开了那个贴近的身躯:“滚。”

天天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闻起来甜甜的,却不至于逼人。眼前的男孩子,虽然和天天很像,但那浓烈的香水堆积出来的油腻味道一下子让他产生了生理性厌恶。

男孩子被他推倒在地上,一双眼睛水汪汪看着他,一副要苦出来的样子。

门被推开了,天天站在门口,眼神是羽生永远不想看到的。

 

 

天天等了好久不见羽生回来,只是来看看情况。

却没想到还能演一出捉奸在床。

不过他可不傻,地上男孩子的表情显示了这个房间里刚刚发生的不愉快。

他的情绪由愤怒变成惊讶和担心。不再看地上的男孩子,几步走到羽生身边。

“还认得我是谁不?”他拿手挥了挥。

羽生似乎彻底醉了,他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奶香味,整个人往天天怀里靠过去。蹭了蹭,安心闭上眼睛。

醉酒后的羽生不是当初冰冷的学长,也不是这些天温柔的情人。他仿佛卸去了所有的伪装,整个人安静极了。

现在的羽生,还挺可爱的。

天天的心里突然涌出了一段柔软的情绪,他拍了拍羽生的脸颊,小声说:“你快起来呀。”

当然没有得到回应。

他只好一路拖拽着把羽生往外面弄。他比羽生小一些,还没出房间羽生就觉得艰难。

他瞥了瞥地上从他进来就开始目瞪口呆的小男孩:“过来帮个忙。”

小男孩一脸呆愣地走过去,帮助天天把羽生抬出了房间。

下面自然有羽生家的司机把自家少爷接到了车上。天天冲小男孩笑了一下,说了句谢谢,还给了他几张红票。

小男孩傻傻接过,目送汽车扬长而去。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他想。他掂了掂手里的票子,这把不亏。

 

 

天天把羽生扔到了浴室里,给他洗了澡,又把人拖到床上,盖好被子。

不得不说,醉酒后的羽生真是乖巧极了。让干什么干什么,还会撒娇讨要亲亲。天天见惯了他冷冽的样子,被他现在的样子萌地不要不要的。

他捏捏羽生的脸,又刮刮他的鼻子,把羽生平日里对他做的事情全部补了回来。心满意足地缩在了羽生怀里,想着这下我们公平了。

至于那个小男孩,天天已经完全忘在了脑后。

推开房门的那一刻确实有气,但他很快明白了一切。那时候他才发现他是如此信任羽生,这种信任甚至成为一种本能。他知道不管发生什么,羽生绝对不会背叛自己,背叛他们的婚姻。

这场突然的结婚,说到底也算是两厢情愿。

他想那我干脆再信任他一点好了。我明天就去把当年的事情弄清楚,他说什么我都接受,我们一起好好过日子。

 

 

第二天羽生醒来的时候天天正端着一碗粥,笑意盈盈坐在床头。他一边洗漱一边飞快思索昨天的事情,他记忆的终点是个全身赤裸的小男孩。

一个全身赤裸的小男孩……

按照天天的性子,出了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原谅的。

他有些忐忑地走到天天跟前,天天把粥递了过去。

“先把粥喝了。”天天说,“我当初学了好久。”他嘟嘟囔囔的,“谁让你不打一声招呼就回国的……”

“这是你自己做的?”羽生觉得事情拐了一个神奇的弯。

“是啊。”天天很坦然,“在国外学的,本来想做给你吃。”

现在的天天看起来不像是那个被迫结婚的小妻子,更像是当初真诚热烈的小学弟。

羽生心情复杂地吃完一碗粥,客观来讲,还挺好吃的。

见他吃完了,天天才开口:“问你件事。”

羽生想来了。

天天说:“当初是怎么回事?我知道是你父亲病危,但你为什么给我发了分手的邮件?”

羽生:……

羽生说:“我上飞机前就给你发了消息。后来也准备解释,但你已经把我拉黑了。”

天天:……

天天:“因为你说分手我才把你拉黑的!”

羽生:“我从未说过分手。我是个很传统的人,认定了你,就是一辈子的。”他笑起来,“估计是哪个讨厌鬼发错了邮箱。”

“那是你的号啊!”

“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吧。”羽生说,“我都已经订好机票了,却突然遇见你。我就想我们真是有缘分,分不开的。”

天天似乎想说什么,却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最后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羽生一直拍着他的背后。

“行了行了。”天天摆摆手,“我真傻。”

羽生听到天天的声音。

——“我发现我比想象的更加爱你,所以你愿意和我补过一个蜜月吗?羽生先生。”

END

 


想截2000fo,打开一看2001了。
这个号建了将近一年半,感谢。

【Y&T】突然结婚(3)

狗血豪门八点档

大纲扩写,没啥具体情节

文风突变预警

 

 

电话是赵叔打过来的。

每一个狗血豪门故事的主角都需要一个充当反派角色的亲戚,羽生也有一个,他二叔。

羽生家的老太爷生了两个儿子。羽生他爸出生的时候正在创业期,孩子也是随随便便养着。后来事业成功了,将近五十岁又得了个小儿子。人年纪一大就容易心软,羽生二叔从小娇生惯养着,养成了一身骄纵的性子。

老爷子死的早,临死前死死拉着大儿子的手,说要好好对待你弟弟。

那时候二叔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比羽生也就大了五六岁。羽生他爸就把小弟弟接到自己家里,儿子一样养着,对这个弟弟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娇惯。

二叔本质里是个良善的,但性子恶劣得很,又是个死傲娇,很是能惹事。

他在侄子的婚礼上一眼看到了乖巧的侄媳妇,觉得有趣得很。看着嫩嫩的小脸,就很想捏一捏。

于是婚礼第二天就光明正大踏进了侄子的家门。

 

 

羽生回家的时候天天正傻傻坐在沙发上,一张脸已经完全红了,睫毛扑闪扑闪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他二叔正对着天天坐着,微微俯下身,嘴里哄着:“乖,让叔叔捏一下。”

赵叔站在他们旁边,拼命向羽生使眼色。

赵叔倒是想管,但这位主从小在本宅里长大,从不把自己当外人。赵叔在他身上吃了太多苦,一看到他就生理性颤抖。

羽生走过去,拍了拍他二叔的肩膀。

“一边去别烦我。”二叔挥挥手,继续逗天天。

天天倒是看见了羽生,肉眼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二叔。”羽生喊了一声。

二叔这才察觉到羽生,顿时炸毛了,回头就冲他吼:“你是谁老子不认识你!”

他的整个叛逆期都是和这个侄子一起度过。侄子又精明的很,从未被他占过便宜,反而坑了他好几把。在二叔的定位中,羽生就是一生仇人,绝对不认识,一见面就要爆炸。

羽生有些好笑,很自然地走过去揽住天天:“二叔很喜欢天天?”

又轻轻在天天脸上亲了一口:“既然这样,做长辈的要给个见面礼吧。”

二叔气冲冲站起来,狠狠瞪了羽生一眼,气冲冲走了。

羽生冲他的背影摇摇头。

天天冷不防被羽生亲了一下,本来就红红的脸更是完完全全从头烧到尾,拼命往下埋。

“别动。”羽生托住他的脸,捧在手里仔仔细细端详。

他想了想,伸出手捏了捏。

唔,软软的绵绵的,手感真的很好呀。

羽生又捏了两下。

天天被羽生一连串的操作震惊了,傻傻地任由羽生的手在自己脸上胡作非为。甚至呆呆地眨了下眼。

等到他终于反应过来,又是羞又是恼,突然站起来,重重把羽生的手扒下来,飞快跑回了卧室。

还摔了下门。

 

 

天天觉得一切都乱了。

他的师兄明明是冰美人啊,可难追了,自己当初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

怎么分个手的功夫就全变了?

天天甚至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有了一种货不对板的怨念。

他把头埋在被子里,想要清醒一下。

 

 

“少爷?”赵叔小心翼翼地喊,“该用晚餐了,用我喊金少爷下来吗?”

羽生看了看手腕,已经七点了。天天一个人在卧室待了两个小时。

该消气了。

他摆摆手:“我去喊。”

 

 

天天听到了敲门声。

“该吃饭了。”这是羽生带笑的声音。

本来消了的气又涨上来了。

他想到自己当初为了让羽生笑一笑着实花费了太多功夫,但即使确定关系后羽生也是很少会笑出来。没想到现在笑起来这么容易。

他就很委屈。

羽生用备用钥匙开了门,进门就看到天天整个人埋在被子里的样子,像一只小仓鼠。

可爱,想太阳。

羽生隔着被子拍了拍天天的小屁股。

天天跳了起来,气冲冲看着羽生。

“好了,先吃饭,有什么事情吃完饭再说。”他贴近了天天的脸颊,“乖。”

天天的身子一下子酥了一半,所有的底线瞬间灰飞烟灭。一路被羽生半搂着下了楼,喂了饭,又被推进了浴室。

“好了我可以自己来的,你站住!”天天义正言辞。

“真不需要我帮忙?”

“出去!”

“好的。”羽生也不坚持,任由天天关了浴室门。

半个小时过去了……

又半个小时……

“羽生……”天天的声音软软的,一点脾气也没有。

“怎么了?”

“帮我拿……睡衣……”天天觉得羞耻极了。

羽生终于忍不住笑出来,看着天天从门缝里露出来的红红的脸蛋,没忍住又捏了捏,趁着天天呆愣的功夫挤进了浴室。

 

 

……

 

 

天天是被抱出浴室的。

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整个人都软软的,只能使劲瞪羽生。

天天觉得自己很凶,看在羽生眼里就是撒娇的小猫。

他低头亲了亲天天的眼睛。

天天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一脸警惕地看着羽生。

羽生把他拉到自己怀里。

“不闹你了,睡吧。”

天天在这个熟悉的怀抱里很快睡着了,他又梦到了曾经的他们。

 

 

羽生说:“我要回国了。”              

他真的回了国,天天只收到了一份邮件。

“我们分手吧。”                   

他狠狠瞪着屏幕,然后直接拉黑了羽生的账号。

是我不要你的。他这样想着,眼泪却一滴一滴掉下来。

 

 

重逢地太过突然,心里的悸动还在。

但一切开始之前,他要问羽生一句:“为什么?”

是我不够好吗?还是你终于厌倦了?

这一段感情,总要有个结果。

 

 

羽生聪明,他知道对待天天最好的办法。

知道怎么让他心软,怎么让他脸红,怎么把他拆吃入腹。

结婚后的日子一直又甜又腻,尽管天天还保持着一个人的别扭,但他在羽生面前从来坚定不起来。所有的羞恼与冷战最后都成了软软的撒娇。

羽生觉得这样很好,一切都向着他期望的方向发展。他当时回国实属匆忙,父亲突然病危,他必须处理好所有情况。他在上飞机前给天天发了短信,让他不要担心,等事情处理完了就来看他。

他冷静地处理好一切,在邮件里解释了所有的原委。点击发送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

那一刻的羽生内心是懵逼的。

他开始慌了,事情一定在某个环节出了差错。他想订好了机票,想要亲自和天天见一面。却被推到了相亲现场。

本来只打算随便应付一下,却一抬眼见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面容。

他微微一笑,迎向他的命中注定。

TBC

扩写版的大纲,本来决定今天完结还有两三千字,明天再发。

明天一定完结。